第2343章 他并无错(2 / 2)

他们的亲外祖,现在还在的边关与人拼命呢,他们到是好,说成亲就成亲,将外祖放在哪里?

不要忘记,现在的外祖还是卫国公,这位国公爷的位置,还没有落到大舅身上,而林云娘,她又算个什么东西?

烙宇逸再是给宇文谨倒了一杯茶,“大表兄也是消下气。”

宇文煎端起了茶杯,没好气的掐了一下小表弟的脸。

“你再是给我的倒下去,我便不是消气,而是要淹死了,一壶茶一壶茶的给我灌,你以为我是什么,水缸吗?”

他这又气又是好笑的,被烙宇逸这么的一通灌茶水,到是没有那般气了,可是只要一走路,肚子就传来咕咚的声音,而他到底喝了多少的水来着?

烙宇逸再是慢条斯里的拿起了杯子,“大表兄若是喜欢,等回去之时,我让小安给大表兄装上一些,大表兄近些日子火气微大,确实需要好生的降下火气才成。”

“这敢情好。”

宇文谨刚还准备同他说,给他一些这些药草茶的,结果他到是自己提了。

烙宇逸自然也是一个大方的,他让小安包了一大包的药草茶交给了宇文谨,也是许诺,日后若是宇文谨没了,可以派人过来拿。

他这里什么不多,可是药草茶却是不少。

等到宇文谨带着白哥儿回去之时,烙宇逸再是去看了一次沈清容,见沈清容还未醒,不过气色却是比起之前要好了很多,这也才是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是没有事了,只要姨母不太过于生气,应该也是可以尽快的恢复,可他最怕的,就是姨母为了晖表兄的事情,将自己一直的气下去,这般的,哪怕是铁打的身体,也都是受不住如此的摧残。

外面的门吱宁一声开了。

“你来了。”

沈清辞正拿着木梳,帮着年年梳着毛,年年安静的趴在桌上,一双狐狸眼一抬,见着是烙宇逸之时,又是眯起了眼睛,整个身体都是展开,也是让主人给它将毛梳干净。

烙宇逸走了进来,也是坐下,然后伸出手,勾了勾烙白的下巴颌,烙白舔了舔他的手指,再是趴在那里,继续让主人帮它梳毛。

“你姨母可是醒了?”

沈清辞刚才专程过去了一次,人还未醒,所以她也便没有过去打搅,想着,等人醒来了之后,她再是过去。

现在呢,人可是醒了?

“并未。”

烙宇逸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桌上,烙白却是用爪子抓起了他的手指,而烙宇逸也是好脾气的让它玩着。

“我给姨母开的药中,有些安眠的成份在,她理应要睡到夜里了。”

沈清辞向窗外一望。

此时离入夜还有几个时辰,所以也是还早一些。

“娘,晖表兄那里,你不打算管吗?”

烙宇逸真的不明白他娘,明明很担心两位表兄,也是待他们极好,一次又一次的纵容,这若是换成了别人,早就让人揍死了。

为了两位表兄,他娘已经妥协了太多次,这一次,是真的不愿意妥协了,还是怎么了?

是失望透什么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