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找到(1/2)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学会呼吸法的剑士越来越多,鬼杀队的整体实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后来, 鬼杀队开始了对鬼王鬼舞辻无惨的剿杀行动。

  在见到鬼舞辻无惨之前, 时雨曾经想象过这个作恶多端的鬼王会长什么样, 毕竟是活了上千年的老不死, 所以鬼舞辻无惨在时雨的脑中大多都是阴鸷枯瘦的老鬼形象。

  等真正见到鬼舞辻无惨的时候,时雨却发现这个鬼王比想象中的要年轻, 也要好看许多。

  对此, 时雨不禁扼腕叹息,长这么好看做什么不成,偏偏要想不开去做鬼。

  鬼舞辻无惨也是自信,出门溜达也只带了一只鬼, 那是个非常美丽的女性,缘一见到鬼舞辻无惨二话不说就提起日轮刀就冲上去和他battle起来,而时雨则是来到那位异常美丽的女鬼身边。

  女鬼见到时雨, 没有跑开也没有摆出攻击的架势,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是在等着时雨杀了她。

  “为什么不攻击?”

  时雨在离女鬼还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看着她。

  女鬼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淡紫色的眸子里无悲无喜,“我并没有战斗能力。”

  “那你为什么不逃?”

  时雨再次询问道。

  “我需要见证。”

  女鬼的视线落在前方缠斗在一起的一人一鬼的身上。

  “见证什么?”

  “有人将他斩杀的那一刻。”

  在她说出这句话的那一瞬间, 那张柔美的脸上骤然浮现出憎恶与怨恨的神色。

  “你很恨他?”

  时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鬼,他所斩杀的那些鬼, 无论是低级鬼, 还是十二鬼月那种级别的高级鬼, 每个人都对鬼舞辻无惨抱有崇敬以及畏惧的心理。

  而对面的这只女鬼,时雨只能从她的脸上看上怨恨与憎恶。

  “我巴不得他赶紧去死!”

  她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句话,精致的五官瞬间变得扭曲而狰狞。

  “那么你的这个愿望,今天就能实现了。”

  时雨提起手中的雨伞,转身朝着正在战斗的一人一鬼走去。

  女鬼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

  ……

  缘一在与鬼舞辻无惨战斗的途中,领悟了日之呼吸的最终剑型,在一瞬间内将之前的十二个剑型全部施展出来,这就是日之呼吸·十三之型。

  他用这一招成功砍断了鬼舞辻无惨的双手和脖子,而且由于日之呼吸里含有太阳光的力量,被砍断的地方暂时无法超速再生。

  而就在缘一即将砍下鬼舞辻无惨的脑袋时,鬼舞辻无惨却突然自爆,身体在那一瞬间化作了无数块肉片。

  缘一瞪大双眼,他反应迅速的提刀消灭了那些分散开来的肉片,但是仍有一部分极其细碎的肉片从他的身边逃离,情急之下,他喊出了那个名字。

  “藤!”

  “我在。”

  时雨提起手中的雨伞,将那些意图逃出生天的细碎肉片一个不漏的全部找了出来。

  “日之呼吸·十三之型……”

  夜兔的速度本来就是一般人类难以企及的,就算是由人类所化成的鬼也无法跟夜兔的速度与力量相抗衡。

  伴随着一身凄厉的惨叫声,最后一块细碎的肉片也消散在了时雨的伞下。

  女鬼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这个时候,她发现她的身体像是燃烧殆尽的灰烬一般,正在慢慢消散,秀美的脸上闪过一丝难以自抑的欣喜。

  她捂住自己的脸,不断有晶莹的液体从指缝中漏出,砸在她深色的和服上晕开一团洇湿的痕迹。

  “太好了,这真的是太好了,他死了,他终于死了。”

  时雨走到她身边,看着她的身体在空气中慢慢消散。

  “谢谢你。”

  美丽的女性抬起头,紫色的眸子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谢谢你们。”

  “以后再也不会出现那样的悲剧了……”

  她的这句话伴随着她的身体一起消散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远远地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桃寿郎朝着这边跑了过来,他的身旁跟着严胜还有其他的鬼杀队剑士。

  得知缘一和时雨成功斩杀了鬼舞辻无惨,鬼杀队的众人先是一愣,而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狂喜的欢呼声。

  数百年来的悲剧终于在他们这一代彻底终止,从今往后他们再也不必再夜色下用自己的性命与那些吃人的怪物拼斗,可以安安心心地坐在自家的院子里,与心爱的人一起仰望着夜空中皎洁的月色。

  严胜虽然有些惊讶,但是脸上更多的还是释然,心底仿佛有一颗巨石落地了。

  接下来就与缘一一起将继国家族重新振兴起来吧。

  在其他人都忙着庆祝鬼舞辻无惨被斩杀这件事的时候,严胜已经在心底默默规划着今后的道路。

  ……

  狂喜之后,众人终于想起来还没将这件事情告诉鬼杀队的其他人,他们连忙赶着要回去把这件事告诉所有人。

  时雨走在队伍的最末尾,在经过下一个路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下的步子,默默目送着一行人兴高采烈的背影。

  缘一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也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身后的时雨,时雨正站在一处简陋的房屋前,屋檐的阴影将他整个人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藤?”

  “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普通人了。”

  时雨的声音从阴影处传来,不知道是不是离得远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轻,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

  “从今往后你就可以过上你想要的生活了。”

  皎洁的月光洒在街道低矮的建筑物上,投射在凹凸不平的地面,形成一道道晦暗的阴影。

  缘一站在建筑物的阴影边缘处,没有再往前迈出一步。

  “我会的。”

  缘一望着对面与夜色逐渐融为一体的模糊身影,黑沉沉的眼底隐约闪烁着微弱的星光,眉眼与嘴角处展开一丝温柔的弧度。

  “谢谢你,藤。”

  ……

  耳边传来汩汩的流水声,隐约夹杂着几声细微的虫鸣,时雨睁开眼,对上了一片广袤的星空。

  身下是柔软湿润的草地,时雨撑起身子坐在了草地上,望着一片漆黑的夜色,开始无所事事地发起了呆。

  他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是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所穿的黑色偏襟长衫,所以他这是回到最初的了?

  话说回来这里真的是地球吗?别到头来落在一个不知名的野鸡星球,那样义勇可要怎么找到他啊……

  想起先前的那个约定,时雨又重新躺回了草地上,望着头顶的璀璨星河,喃喃自语。

  “你可一定要找到我啊……”

  ……

  时雨走了几十里的路才遇到一名起早砍柴的樵夫,一番打听之下,时雨才得知这里还是地球,并且还是东京远郊的一处村镇。

  时雨一路打听才总算是到了东京的京桥区,这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