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80 章(1/2)
完美离婚[娱乐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六月, 《追梦少年》以远超出节目组预期的热度席卷网络。

  在同质化十分严重, 偶像团队一年选仨,每季还会有其他新综艺抢占市场的时候, 这档综艺的大火实属不易。

  有人将《追梦少年》的大爆原因总结出了个一二三, 如品牌主们的大胆投资,平台方的全力支持, 节目组悬念十足的赛制及强大的整合营销功力, 制作方恰到好处的本土化改编以及健康的价值导向……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些热血的少年选手,以及专业又有梗的嘉宾们。

  等节目播至中段时, 热度已经完爆了上半年的所有综艺。而袁星洲作为嘉宾中唯一有过团偶经验的前辈, 同样吸粉众多, 一时间热度再次翻高, 竟然远超了原澄等人。

  又过不久, 他去年拍的偶像剧,在经历过几次改名之后, 最终以《我的经纪人》之名定档, 于暑假播出。

  “袁哥这下稳了, ”小吕打着伞,一边刷手机一边道,“我看今天参加媒体看片会的人在夸袁哥演技爆棚呢。”

  叶淮正蔫头耷脑地坐着, 闻言转头,伸了下手。

  小吕立刻将手机奉上,上面的界面赫然是位知名剧评人, 对《我的经纪人》评论一番,最后提起袁星洲时,说他是流量和能量兼具,演技在线,未来可期。

  “当然,我老婆最厉害了。”叶淮把手机递回给小吕,末了叹了口气,“我的呢?我看看。”

  小吕立刻把他的手机递过去。叶淮却是自动解锁,登入微信,打开了夸夸群。

  他一出现,夸夸群里的成员立刻活跃起来。

  “叶老师今天也在拍戏吗?果然是爱岗敬业的青年呢。”

  “吃什么东西才可以像叶淮一样帅?”

  “叶淮老师是人间艺术品、人民艺术家、当代演员的中坚力量,影视影帝的接班人,岂是人人都能比的。”

  “我今天看了花絮,叶老师的演技太炸了[拇指][[拇指]!!!!简直要将我的灵魂炸碎!!”

  叶淮“???”

  “三个问号形成排比,增强气势!从这能看出叶淮老师心怀天下,有气吞山河之势,包容万物之风!”

  ……

  “这也太虚了。”叶淮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又往下翻,看了两句彩虹屁后无聊地关掉了。

  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加夸夸群的一天,然而如今事实的确如此——他进组后便被韩川针对了,面对每日的打击嘲讽,叶淮只能加个夸夸群,用数倍的彩虹屁去抵消一下。

  对此,他心里还是郁闷居多。其实早在叶淮去录综艺之前,韩川便找了导演表示不满,说好好的小鲜肉来演戏干什么,上综艺挣钱又快又轻松,就不要回来了。演戏这活儿还是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导演知道他现在咖位大,只能好声好气哄着,并表示为难,雅珀毕竟是投资商,而且叶淮粉丝多,流量大,将来制作方卖版权时还得指望这个提价,他哪敢把叶淮换掉。

  韩川心中不满,等叶淮回来之后便处处为难。平时不搭理叶淮,演戏时却故意压戏。

  叶淮完全是新手,遇到傅盛那样的十分能发挥出十二分,然而遇到韩川这样的,十分便被压的只能出三分。

  俩人对手戏又多,叶淮无法,又不想在韩川面前示弱,于是白天装作“老子有钱有粉丝无所谓”的样子,但只要回到住处,便立刻关起门来看书看视频,试图背后飞升一把。

  然而演技哪里是这么快就能速成的,更何况韩川故意为难,于是叶淮三天两头就被气得烦躁。

  小吕只能在一旁不住地安慰,让他消火。又讲叶淮这样的已经很强了,他之前跟过的一个新演员也是这样,那人心思敏感些,被压的频频忘词,最后精神都要崩溃。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小吕气哼哼道,“老咸菜故意打击你,要不把他换掉得了。”

  “换掉他?换掉我还差不多。”叶淮也知道自己被气得天天暴躁,拍出来指不定多难看,“你没看导演都在和稀泥吗?叶江投的那点钱能定女主就不错了,男主的事情他哪能插手,真当剧组是他家的呢?”

  影视剧的选角牵扯的可是方方面面,叶淮又不能扛收视,叶江也并非最大的投资者,韩川这尊大佛哪敢惹。

  “那这样下去也不行啊。”小吕道,“他天天都在打击你。”

  “有什么,星洲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叶淮挥挥手,烦躁道,“就这样吧。对了,别跟星洲说,他要累死了。”

  小吕挺想告诉袁星洲,但又不敢违背叶淮的意思,只得“哦”了一声点点头。后来回家的时候,他看网络段子解压,这才灵机一动,给叶淮加个了夸夸群。

  当然,加群用的是小号,他跟人说自己是叶淮的粉丝,想以第一人称视角听到别人对叶淮的夸赞。然而这才加进去一天,群成员们就撑不住了,只能东拼西凑,找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词汇来堆砌一下。

  叶淮看着没意思,退出来又去看微博。微博上提及他的却要么在磕c要么在舔颜,实在没意思。

  “你再给我买点课程。”叶淮把手机一扔,想了想,又拿回来,咧嘴拍了张自拍照发给袁星洲,表示自己很好,随后恶狠狠道,“我就不信了,演个戏有什么了不起。”

  当天下午,小吕买了视频课程下载下来,叶淮便干脆在片场捧着看,念念叨叨,来回瞎走,跟魔怔了一样。

  偶尔的时候,他也拿起手机看一眼,想跟袁星洲唠几句,哪怕是闲扯淡都行,可是袁星洲一直没给他回,叶淮有怕自己发信息太频繁,让袁星洲察觉出异常,只得忍下。

  他这边暗自较劲的时候,袁星洲正赶往《追风少年》的录制现场。

  这是这档综艺的最后一期,之前被淘汰掉的选手也会回来,大家一同录制。于是节目组新添了嘉宾导师跟选手们谈心的环节,只是这个环节是新加的,几位嘉宾的档期协调不开,最后定在这天晚上,却又跟袁星洲的看片会日程撞了。

  节目组没办法,考虑到谈心环节不会播出,便主动提出让袁星洲不必赶来,只需第二天下午参加正式录制便可。

  袁星洲却放心不下。谈心环节是让前辈们给选手们讲讲以后,讲讲人生,以及现实和梦想。但其他嘉宾中,音乐大佬是天才型人物,当年出道便拿遍大奖。舞蹈老师也是优等生,曾是国家队的牛人。ra达人爱好众多,从未以ra为业……这三位都是低调的大牛,距离选手们有些远。

  比来比去,反倒是他的经历更普通一些。更何况他所走的爱豆转演员的路,几乎是大多数偶像的命运。

  这些小孩无论是被淘汰的,还是要出道的,此时多半也会犹豫自己的未来如何。

  除此之外,还有选手们很快会面临的各种选择和合同,馅饼和陷阱……袁星洲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