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1/2)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因为放学时间不一样, 再加上淮南一中和英皇隔得并没有之前淮南幼儿园时候那样近。

  光是坐车过去就要半个小时。

  所以沉鹿没办法像前些天去开家长会时候那样请假过去天天接送沉呦呦回家。

  好在学校只是建议家长每天来接送,并没有硬性规定必须来。

  有些家长有事情来不了,老师会组织他们一起上校车离开回家。

  沉呦呦是坐校车回家的一个,白月初也是一个。

  两人不仅在学校是同桌,离得近,再加上每天几乎都一起坐校车回家。

  这么一来二往的,她们很快熟悉了起来。

  同样的, 不到几天时间, 沉呦呦也和班上的同学迅速熟络起来。

  不过白月初不一样,小女孩只跟沉呦呦玩儿,对其他人爱答不理的。

  和最开始入学考当天车上遇到沉呦呦时候一样,臭着一张脸好像见谁都不高兴似的。

  下节课是美术课, 沉呦呦正在座位上收拾着东西。

  “呦呦!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美术室呀?”

  门口站着两个小女孩, 见着沉呦呦还在座位上收拾着东西。

  教室里人已经走得没剩几个了, 她们没急着走,先询问了下沉呦呦。

  “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坐一起画画,可好玩啦。”

  沉呦呦刚想要点头说好, 结果刚张了张嘴,视线落到了一旁同样在收拾东西还没走的白月初身上。

  “不了不了, 我和月初一起去就行了,你们先走吧一会儿别迟到啦!”

  两人显然没想到沉呦呦会拒绝她们, 她们皱了皱眉。

  不过并不是对着沉呦呦, 而是对着白月初。

  “你和她在一起会很无聊的, 她都不怎么和大家说话的。一点儿也不合群, 是个怪人。”

  “是呀呦呦,你干脆就和我们一起嘛。”

  小孩子的喜恶很是直白,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哪怕白月初就在那里,她们说话也没什么顾及。

  “月初是我的朋友,我不喜欢你们这么说她。”

  沉呦呦也是个有话直说的性子,她瞪了她们一眼。

  “她不是怪人,她只是不喜欢你们。”

  “不喜欢你们当然不会和你们说话呀。”

  小女孩只是在称述客观事实,然而话实在说得太直接了。

  她们两个一愣,脸色很不好看。

  “哼,走,咱们也不要理沉呦呦了。她和怪人玩,没准也是个怪人。”

  “就是就是,刚才还说白月初什么不喜欢我们呢。明明是我们不喜欢她吧,谁稀罕她喜欢我们!”

  不知为什么两个人突然生起气来,连带着沉呦呦也一并被迁怒。

  临走之前回头狠狠瞪了沉呦呦和白月初一眼,这才气呼呼地离开了。

  沉呦呦被瞪的莫名其妙,她抬起手挠了挠面颊。

  “月初,我说的是实话啊,她们为什么比我还生气?”

  “……下次他们再说我什么你别帮我说话了。”

  白月初看到沉呦呦刚才为自己说话的时候心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只是她更清楚这样下去小女孩也会受自己的牵连被一并排挤冷落。

  “她们不喜欢我,你要是帮我说话,她们也会不和你一起玩的。”

  她这人就是这样,不喜欢就不搭理。

  班上她唯一能玩在一起的就是沉呦呦,其他的人她都不怎么喜欢。

  小孩子不懂这些,觉得白月初不和大家一起玩就是怪人。

  不合群的人并没有错,但是却是最容易被孤立冷落的。

  人是从众的动物,如果有一个人太特立独行了和大家不一样。

  那她便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而白月初就是那个引人注目的人。

  “你是我朋友我不帮你说话我帮谁说话呀?再说了,明明是她们不对在先吧。”

  “不是,我不是说谁对谁错的意思。我是说你这样帮我说话的话,到时候被孤立的不仅是我了,你也要跟我一起被他们孤立的。”

  沉呦呦听后顺着白月初的话想了下,然后歪了歪头,不解地看向对方。

  “能这么轻易就不和我玩的,根本不算朋友吧。”

  “既然不是朋友,那她们愿不愿意和不和我玩根本不重要呀。”

  说到这里小女孩没忍住又嘀咕了一句。

  “再说了,我也不怎么喜欢她们了。”

  之前沉呦呦并没有对那两个女孩子有什么意见。

  只是刚才那么说了白月初之后,她就开始不怎么喜欢那两人了。

  至少是在她们和白月初道歉之前,她是肯定不会怎么搭理她们了。

  “也是。”

  白月初笑了笑。

  她大多时候都是板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这样一笑起来显得特别可爱,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

  “又不是什么朋友,咱们不和她们玩。”

  “嗯嗯嗯。所以你就别想这些啦。快点儿走,时间不早了,一会儿要迟到了。”

  沉呦呦说着伸手牵着白月初就往美术教室那边过去。

  两人小跑着到了教室,结果刚一进去就发现里头的人一见到沉呦呦和白月初一起来了。

  都扭头爱答不理。

  刚才那两个女生还在前面和好几个人窃窃私语的。

  见到沉呦呦她们过来了,使了个眼色,然后特别默契的一起白了她们一眼。

  “奇了怪了,这些人怎么变脸这么快?上节课还没这样呀?”

  沉呦呦没有注意到那边,白月初瞧见了。

  她冷着脸扫了那边那几个人一眼,然后轻轻牵着沉呦呦的手往后面的空位置那里去坐。

  “是刚才那两个女生说了你的坏话,估计是你和我玩也是怪人之类的,让他们也别搭理你。”

  班上一共就那么三十个人左右,一传一这样下去,基本上不用几分钟大家都知道了沉呦呦和白月初玩的事情。

  “……抱歉呀,都是因为我。”

  白月初从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她倒是无所谓。

  就怕沉呦呦受不了。

  她犹豫了一会儿,而后轻轻松开了牵着的沉呦呦的手。

  “你要是想要和她们玩就去,没事的,我们可以周末一起玩。上学的时候你就别和我走太近了……”

  沉呦呦没想到自己刚才都说了不在意,结果白月初还这么说。

  她有些生气地鼓了鼓腮帮,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美术老师拿着画具走了进来。

  每周只有两节美术课,这是这周的第一节美术课。

  也就意味着老师和他们是头一次见面,对谁都不熟悉。

  美术老师姓刘,是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很和蔼的一个男人。

  他点了下人头,在确定了人都到齐了之后这才给大家做起了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姓刘,你们叫我刘老师就好。”

  “今天是咱们第一次见面,第一节课要是就开始授课可能太紧绷了。”

  因为是刚从幼儿园来的小不点儿们,刘老师的语气什么的都格外温柔宽容。

  “咱们这节课我就不规定画什么了,你们就自行发挥,在下课十分钟前你们上台拿着自己的画展示给大家看看。”

  “我也看看你们画的怎么样。”

  “先说好,画的最好的小朋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