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片龙鳞(一)(1/2)
荒海有龙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十二片龙鳞(一)

  “伤风败俗!不知廉耻!”

  “这真是成何体统!光天化日之下, 堂堂郡主竟于此行这般苟且之事, 当真是污了人眼!”

  “我要上报父皇!让父皇定夺!”

  ……

  味道浓烈的屋子里挤满了人,各个都是天潢贵胄,高门世家,他们正对着床上赤|身|裸|体的两个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在他们眼中,俨然这两人是趁着大家都在前厅时跑到后面来幽会, 且不说这是真是假, 反正事实已经造成, 那么无论如何,这玲珑郡主便已是彻底废了。

  谁人不知玲珑郡主不学无术骄奢淫逸, 令人不齿,若非她生父乃是十五年前葬身于猛兽之腹的先太子爷,当今作为玲珑郡主的亲叔父, 也不会看在先太子爷的面子上,对这位侄女百般容忍,最终纵出这么个丢人现眼的玩意儿来!

  玲珑睁开眼睛,便看见屋子里到处都是人, 人人穿戴整齐披金挂玉,雍容华贵高高在上地望着她,鄙夷着她、不屑着她。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穿衣服,露出满是斑斓痕迹的青紫身体,而她身边还躺了个形容猥琐的男人,此时正满脸油腻地翻身跪在床上磕头“是郡主把小的拉进来的!小的也是迫不得已!小的家中已有妻儿, 并不愿从了郡主,是郡主她威胁小的呀!小的一家老小的命都在郡主手里抓着,小的冤枉!小的冤枉啊!”

  “不知廉耻!简直不知廉耻!”

  “居然饥渴至此,便是齐家郎君瞧不上她,她也不至于这般自甘堕落吧?”

  “瞧她这不痛不痒的模样,想必不是头一回做这种腌臜事儿了。”

  有人小小声说,虽然听不清楚到底是谁在说,可声音却格外清晰,清晰到玲珑心情极其不好。

  她坐起身,羊脂白玉般的身体美得无比晃人眼,这一群人里头不乏男子,虽说心底唾弃这个淫|妇,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淫|妇当真是个绝世尤物,才十五岁,便美得如妖精一般,只是未免太没品位,连这种卑贱的下人也瞧得上,竟在宴会中公然偷情,也不怕叫人发现。

  玲珑随手捡起地上的衣衫披到身上,一头长发巧妙地遮掩住身体,她冷冰冰地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那眼神不知为何,看得人毛骨悚然。

  “玲珑!你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要我们如何为你掩盖?!”

  声色俱厉的男子约莫十七八岁,玲珑从记忆中得知他是皇帝的儿子,排行第七,向来与她不对付,因为他的心上人正是她的情敌,此刻这七殿下虽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眼底却俨然有着幸灾乐祸的笑意,显然看到她倒霉他非常舒心,并且一定要促成这桩荒唐的婚事。“女子贞洁最为重要,你既已失贞,为了掩盖此事,便该叫这人做你的郡马!否则此事必然传的满城风雨,丢尽我皇家脸面!叫人看尽我皇家笑话!你必须得负责!”

  谁知那油腻男子却疯狂磕头“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小的家中还有妻儿——”

  玲珑扭头看他“我允许你开口了么?”

  在她威压之下,别说是这不长进的油腻下人,就连七皇子与屋子里一众人,都莫名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只觉得似有千斤重担压在身上,忍不住冒出虚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贞洁?郡马?”玲珑重复着七皇子的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事儿掩盖不住,要闹得满城风雨,丢你皇家的脸,叫人看你皇家的笑话?让我负责?”

  “好啊。”她不怒反笑,娇艳欲滴,刷的一声抽出了床边挂着装饰用的宝剑,当着众人的面,凶狠地刺入那油腻下人的口中,从口腔又穿刺出来,那人捂着脖子浑身抽搐,血流如注,连话都没说出来便死了。

  玲珑微微一笑“在场诸人,皆是我的熟人,你们的名字我都记得很清楚,今日之事,若是叫人得知,是谁说的,我便割了谁的舌头。”

  说完,她又笑得很天真,看向七皇子“七哥,你说我这样的处理方法好不好?”

  没人泄密,不就没人知道今日发生了什么事么?

  这里大多是贵妇千金,虽然平日里也不将下人的性命当回事,但也从未亲眼所见如此血腥残忍的一幕,玲珑收起威压,她们便尖叫一声,有胆子小的已经摔倒在地,几位大人也心有余悸地望着周围不按套路出牌的玲珑郡主,紧张地不敢多说话。

  “是吧?在座的各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她如雪的四肢还露在外面,修长的颈项上甚至有男人粗鲁啃咬出的痕迹,可她丝毫不在意,也完全没有失贞的恐慌与心虚,只有凶悍、杀气,以及唯我独尊的傲慢。

  玲珑走近七皇子,“七哥,我现在需要一套干净的衣裳,你能为我办到的吧,嗯?”

  七皇子似是今日才第一次认识这个堂妹,后退几步,惊疑不定地望着她。

  玲珑慢慢看过这一屋子的人,嘴角又扬起了那种看似天真的笑容“不要想着瞒着我哦,今日之事,说出去的人,定将不得好死。”

  她可是给他们机会了的,若是谁敢忤逆她的话……

  最终,穿着一新的玲珑郡主又重新回到了宴席上,举办此次宴席的三公主心中很是吃惊,按理说,玲珑此刻该中招了才对,怎的瞧起来跟没事儿人一样?她下意识地看向自己一母同胞的兄长七皇子,只见七皇子朝自己摇头示意,三公主顿时有些拿不准计划是否该继续往下实施。

  本来,七哥带人撞破玲珑郡主的丑事后,会被张扬到宴会上,然后她便可以顺理成章的闹大,禀告父皇,到时候玲珑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那么多人都看到她与人偷情,她是个淫|荡之人,若是要拂去这丑闻,自然要与那卑贱之人结合,父皇是不吝于一个郡马爷的称号的。

  但七哥怎么没闹起来?

  玲珑走到三公主跟前,微微低头,看向这位素有才名的三公主。

  “你起来,我要坐这里。”

  她大剌剌的表明自己要做主位,三公主面色仍旧温和“玲珑,你怎么去休息那么久,可是遇到什么事了?”

  玲珑伸手抓住她往下一丢,自己转而坐了上去,半点面子都不给,冷眼瞧着这宴席上的男男女女。

  其中便有原身爱慕的齐家郎君,叫玲珑看来不过尔尔,一副生得好看些的臭皮囊罢了。

  三公主向来是众星捧月的待遇,又跟玲珑郡主素来“交好”,她们甚至还暗恋着同一个人,恐怕玲珑郡主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声是怎么坏的,她都得谢谢她的好闺蜜啊!明明谨小慎微,生怕自己辱没了亡父贤名,却一次又一次身不由己地踏入敌人陷阱,从身体到尊严都被践踏的一点不剩。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堂堂太子爷,为何会在围猎时葬身兽腹?更稀奇的是,他的随身侍卫一个没死,惟独他闯入深山叫野兽给撕了?

  这其中谁获得的利益最大?

  那自然是,与先太子爷手足情深的今上啊!先太子爷一死,今上于嫡于长,都该继承储君之位,不仅如此,今上还十分照顾先太子爷的家眷,可惜先太子妃命不好,生下先太子爷的遗腹女,也就是如今的玲珑之后没多久便撒手人寰,先太子爷的独子,也就是曾经的皇太孙,也突然恶疾一病不起。

  听说皇太孙重病时,今上亲自照料,可惜天妒英才,颇有乃父之风的皇太孙最终也死了,只留下个还没长大的不懂事的妹妹。

  玲珑郡主乃是先太子爷的遗孤,今上对她,可比对自己的儿女都要宠爱纵容,无论她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到了今上这里都能被一笔勾销,于是也因此引起众怒,皇子公主们嫉妒又厌恶她,世人多闻她骄纵跋扈草菅人命之名,也常常骂她,就连高门世家也不愿与她来往。

  可事实又是如何?

  她明明是个胆小谨慎的姑娘,兄长死去时她已有五岁,正是似懂非懂的年纪,兄长临终前曾支开伺候的人,气若游丝地在她耳边叮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要轻信他人。

  小姑娘不明白兄长的意思,却明白自己失去了这世间最后一个深爱自己的人。

  从那之后,她便被今上抱入皇宫抚养,皇子公主们欺负她,她不敢告状,宫人们瞧不起她,她也不敢多说什么,连皇后贵妃表面喜欢暗地里却偷偷掐她,她也仍旧忍气吞声。

  她记得兄长的教导,父王母妃已经没了,兄长也无法再保护她,她不敢太嚣张,人人都说她父王跟兄长是天资聪颖,被上天眷顾之人,可为何上天眷顾他们,却不能让他们长命百岁呢?

  她战战兢兢地活着,惟独对今上满是信任,对她来说,今上就是父王的化身,还有三公主,她们那么要好,什么少女心事都可以互相坦白,直到最终,她满身污名死去,才知道兄长为何临终前叮嘱她不要轻信他人。

  隔墙有耳,兄长甚至不敢说那人是谁,就怕他死后,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