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群星的轨迹(六)(1/2)
骷髅幻戏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反复和林半夏确认得知他的确不需要自己陪后, 季乐水才回了卧室。

  林半夏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怀里抱着黑色的箱子。他曾经亲自剖开宋轻罗的身体, 自然知道那是怎样一种痛苦。他问过宋轻罗为什么不用箱子, 宋轻罗的回答他记不清楚了, 大约是无法使用之类的……但是现在想来,用或者不用, 两者或许并无太多不同。

  在遇到宋轻罗之前, 林半夏的生命里贫乏且单调,他打交道最多的对象也不是人, 而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迟钝的情绪缓解了恐惧,也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快乐,他甚至记不清楚自己幼年时的记忆, 生活平静的像一滩死水。

  后来,隔壁搬入了一个叫宋轻罗的邻居,面容精致, 神情淡漠,如同小说里写的别致的男主角。他强悍又冷漠,好似无坚不摧, 连剖开自己的身体这样的举动, 也做的那般轻描淡写, 好像家常便饭。

  林半夏想,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被伤害的多了, 所以觉得无所谓。

  可宋轻罗习惯了, 他却没有。

  林半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客厅里坐了多久,直到门外轻轻的响起了敲门声,他才恍然回神,狼狈的擦干净了脸颊上的水渍,故作无事的起身开了门。

  果然是宋轻罗,他站在门外,看见了林半夏从门口露出来了的脸。虽然林半夏努力的擦过了,但眼睛依旧是红的,看起来似乎哭过了一场,怀里还死死的抱着黑色的箱子——只是照面的功夫,宋轻罗便明白了林半夏落泪的原因。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伸手轻轻的擦了擦林半夏的眼角“别哭了。”

  林半夏不说话,眼圈又有些发红。

  宋轻罗道“不疼的。”

  本来还在忍着,可是这三个字彻底击溃了林半夏的防线,他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再次落下,无声的哽咽变成了悲伤的低泣。

  宋轻罗看着哭泣的林半夏手足无措“别哭,真的没事了。”他把林半夏揽入怀里,像哄小花那样哄着他,“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吗?不,不可能过去的,只要异端之物还存在一天,宋轻罗就注定无法解脱。

  林半夏抬起头,看到了宋轻罗的下巴,他泪眼朦胧,抬起头一口咬在了上面,含糊道“骗人。”

  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半夏这么孩子气的模样,宋轻罗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声音低了些,哄着爱人“真的,已经没事了,咱们回去吧?”

  林半夏点点头。

  两人回了隔壁,关门的时候,卧室里支出来季乐水的脸,嘟囔道“这咋回事儿啊,这两人啥时候在一起的……”他怎么现在才看出来呢。

  家里很安静,吵闹的小花和小窟已经睡着了。

  林半夏哭的有点累,鼻头还红红的,正坐在沙发上发呆,一杯温热的牛奶递到了他的面前。

  宋轻罗说“喝完了就睡吧。”

  林半夏嗯了声。

  外面的雨还在下,而且越来越大,带着某种不祥的气息笼罩下来,两人却恍若不觉。那已经不是黑夜了,而是厄运降临的征兆,绿色的光点倾盆而下带走的是人类的理智,不知道今夜又有多少人会因此癫狂……

  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林半夏躺在了床上,宋轻罗在身后抱着他,沉沉的陷入深眠。

  林半夏没有做梦,睡的很沉,他以为自己会一觉睡到天亮,可是睁开眼后,竟是发现窗外还是黑漆漆的,似乎离黎明还有很长的时间。林半夏睡的有点懵,随手摸到了床头的手机,想要看一眼现在几点了。

  摸到手机按开屏幕,看到了上面的时间。三点零一分,比林半夏想象中的时间早了许多,他想着应该可以再睡一会儿,便将屏幕重新按黑。闭上眼睛片刻,林半夏忽的又睁开了眼,他突然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他急忙重新摸到了手机,翻开屏幕。

  15:00,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个数字在黑夜里如此的醒目,林半夏竟是感到自己的眼睛被刺的生疼。他抬手用力的揉了揉,狼狈的从床上爬起,扭身看向床边的宋轻罗。

  宋轻罗还在酣眠,神情安详,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林半夏浑身起了一层冷汗,他叫道“轻罗。”

  平时很容易被吵醒的宋轻罗,此时完全没有反应。

  “轻罗。”推了推宋轻罗的身体,林半夏喊着他的名字,“轻罗,醒醒啊。”

  依旧没有回应。

  林半夏看向窗外,察觉自己已经听不到淅淅沥沥的雨声——可窗外依旧一片绿意盎然。林半夏走到了阳台上,看见本该落下的雨滴凝固了一般,悬停在半空中。

  时间,再一次悄无声息的停止了。

  这一回没有威胁他们生命的东西出现,并非是林半夏主动发动的能力,他忽的想起了什么,直接冲出了家门。

  开着车,林半夏凭借着之前的记忆,朝着基地的方向直奔而去。

  时间停下后整个世界变成了无法移动的油画,林半夏穿行其中,和一周遭一切都格格不入。他瞳孔中央的线条,透出翡翠般剔透纯粹的绿光,让那张没有表情的面容,透出冷漠的神性。

  停下,刹车,林半夏冲向基地门口。果不其然,基地的大门被打开了,门口站着的守卫都僵着身体,一动也不动。

  “季烽!!”林半夏呼唤着那个名字,“季烽你在吗?”

  基地四周,都是空旷的荒野,藏不住什么人。林半夏一遍一遍找,心里想着季烽还能去哪里,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干嘛?”

  林半夏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夜幕里,一辆高大的越野车打开了车灯,光线刺眼,他不由的用手遮了一下。接着是汽车发动的声音,越野车直接奔着他来了。林半夏心中微惊,正打算躲开,车一个急刹直接停在了他的面前,车窗里支出了季烽那张俊秀的脸“哟,这么晚了,出来干嘛呢?”

  林半夏怒道“你把时间停了?”

  季烽说“……你这么凶做什么?”他眨眨眼,一脸无辜,“讲道理,这要细究起来,还不得是得怪你。”

  林半夏“???”

  “怪我??”林半夏莫名其妙,“这也能怪上我??”

  季烽不吭声了,返身回了车里,在车厢里掏了一会儿,掏出个什么东西来,顺手扔给林半夏。林半夏条件反射的接住,仔细一看发现季烽扔过来的居然是瓶可乐,瓶身上附着着一层薄薄的水雾……还是冰的。

  林半夏瞬间就明白了,露出无奈之色“你暂停时间就为了买可乐?”

  “还有烤肠。”季烽扬了扬手,林半夏这才看到,他的手指里夹着几根热气腾腾的炸开的烤肠。

  林半夏“……”

  季烽踹了一脚车门,从车里下来了,把烤肠塞进嘴里,含糊道“千里迢迢的过来也不容易,送你一根吧。”

  林半夏摇摇头,拒绝了季烽的好意“有可乐就行。”

  季烽目不转睛的盯着林半夏,眼神看起来有些奇怪,他说“宋轻罗知道你来了吗?”

  “当然不知道。”林半夏说,“他还在睡觉。”他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提到宋轻罗这个名字的时候,神情会柔软许多,那种淡漠的气息也被随之扫去了几分。

  季烽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林半夏说“你这是什么表情?”

  季烽道“你见到它了吧。”

  “它?”林半夏说,“你是说那个光球?那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一碰它,光点就不见了?”

  季烽被林半夏追问,却是露出笑意“还有这么多问题,看来它还没有对你完全下手呀。”

  林半夏“……”

  季烽嚼着烤肠,慢慢道“没有人能经受住它的诱惑。”

  林半夏说“你呢?”

  季烽道“我也不例外。”他摊手,“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出现